苏梨

一川风月
@Helvian-薇安

孤雏

给我基友的  cp剑网三 苍云x纯阳


燕扬灵堂上看见沈晏的时候,沈晏已经跪了三天,一张脸上木木的,嘴唇抿得死紧,看上去下一秒就要倒了,却还撑着不弯腰。

放他师傅和师娘的棚子不大,三三两两的宾客前来吊唁,有的是十足的真切惋惜,有的不过是点头之交凑个热闹,还有的表情微妙,凑在一堆小声议论。

也是,他师傅的壮举,确实值得茶余饭后剔牙时聊上这么一小段。

沈晏师傅其人,少年英豪,一手生太极使得精妙至极,本该是纯阳宫里的扛鼎,却为了他师娘在大山疙瘩里辟了块地男耕女织,闲云野鹤,做对寻常男女。

他师娘三十六岁本命那年,本该一家人和和热热庆祝生辰,没想到却突生变故,一场急病,...

不行……振作起来,小三爷生贺还在草稿箱里😭😭😭

焚河

九州paro

亲征的大军倒在河边的时候,年迈的皇帝终于闭上了眼。对阵双方无言的燃起昏黄灯火将两岸点亮,一岸素白一岸赤红,恍惚间仿佛回到北陆和中原还浓情蜜意时的模样。

那时候新年里雪地上点起一片片华灯,有孩子举着糖堆的兔儿爷乱跑,红袖招里女人们的眼波清荡,酒楼上随随便便就撒下钱来,早就等候多时的乞丐捡了一溜烟小跑去包子铺里哆哆嗦嗦伸手换几个刚出炉的包子,男人们扎堆的小酒馆里划拳声震破了屋顶,谁仰头干了这最后一碗不知掺了多少水的青阳魂醉倒在新年的烟火里,一切尤在歌舞升平里,年年岁岁,久久长长。

东陆的皇子尚年幼,正是偷鸡摸狗的年龄,东宫的太傅哪里压的住。绕开低眉顺眼的宫女,瞒了围在左右的侍卫...

迟到了两天……也没憋出来吴老板生贺。土下座QAQ
其实翻过去的回忆很有趣啊,特别是倒着回忆的时候。

愿你日日是晴天,朝朝有情人相伴。
十年长白风月都挨过来了,还有什么等不到。

舟中梦

大噶情人节快乐啊
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Helvian_薇安 媳妇爱你呀撸个甜饼(?)给你

梨花落满头,何似到白首。

烟雨纷纷,渡口处垂杨飘飘摇摇,依依不舍招着远行客回头。

沉默的船家一撑船,小舟颤巍巍出了港口。不是个行舟的好日子,绵绵细雨拢住了天地,打在水面上一波一波地荡。

张起灵靠在船舱中,闭眼听雨打水面。

师傅在很久以前就教过,心静才能御万物。风声里射来的暗箭,决计不会告诉你它从哪来。

可是也有谁说过:“孤舟一夜听风雨,也不失为一意趣”,记忆里白衣都变得斑斑驳驳,可这声音却盘盘旋旋,绕在脑海里不肯停下。

雨声渐渐小了,船早已离岸千万远。张起灵抱臂浅眠,水汽潮湿带着水腥气萦在鼻...

朝有月

瞎逼逼,复个健

天上怎么会有月亮呢,明明被天狗食掉了。

真困啊,可这天,明晃晃,白花花的光往人脸上刺。

真渴啊,可这地,焦突突,灰扑扑的尘在河沟里淌。

阿妈手里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热热的风解不了饥渴,焦焦躁躁心里烦。

谁来救救这底下的人哦。

阿邪睁着大眼睛看着天,太阳啊,你怎么不歇歇呢,好让大家睡睡觉啊。

太阳不说话。

阿妈捂了阿邪的眼,莫看了,看多了,眼会瞎。

阿邪乖乖的,闭了眼,就当天黑了。

天上也不安宁,神仙宫殿里熙熙攘攘,热热闹闹搅成一团,吹啦弹唱繁弦急管,水袖甩着乐声弯弯绕绕就抵了九重。

可是谁也不管那底下的事,有花有酒,再醉一天是一天。

唯一一个心系众生的神...

失踪人口……回归一下吧?
沉迷某抽卡游戏,搞了个非酋……

坑会填,梗会写……

现在的脑洞是:
僵尸新娘au  Light a fire 

魔幻不现实主义职场  如果你要走请把我的心还给我

很久之前想给我媳妇两千粉的时候写的周叶  西幻au 皂白

娱乐圈   片段灭文法  苏眉

断个后路……努力一把

流莹

阴阳师paro
但是基三里有个设定是侠士慕容追风成了丧尸身后棺材里装着他的妻子也是他爱的人,我这个不算撞梗吧,要是有朋友觉得不妥我就删掉了
其实也算是邪教啊茨木x跳跳哥哥,三婶默认文锦阿姨,私设跳跳哥哥棺材里跳出的不是死亡的战友
1.
寮子里其实一直很热闹。
阿爸是个黑非洲,总是抽不到ssr,连sr都没见到几个,唯一能出去和寮子外吹嘘的就是用厕纸抽了个萤草妹妹。雪女和三尾狐两位姐姐拼死拼活把大家带上十五六级,五个武士之魂守着结界一次次的被人打晕变成小纸人再被阿爸苦哈哈的捡回来。

2.
阿爸不甘心,阿爸心里苦。
阿爸看着满院子疯跑的n卡r卡愁的掉头发,隔壁寮里的博雅看不下去了,让阿爸去打碎片,攒够了就能召唤...

[荒天]参差其羽

摸一条鱼  短打且不好吃 荒天有没有组织啊躺倒  粮虽然好吃但是好少啊自割腿肉
不喜欢看的盆友点小红叉哦
现代AU  有几句话酒茨,不打tag

大天狗看起来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过于清秀的面貌,不懂得与他人虚与委蛇,少年时期的中二正义感没有褪去,像是被急剧邃变的社会抛弃的小大人。

这是荒川对他的第一印象。

后来发现不太对,他不是不懂,而是不在意,己身已经足够强,就不需要遵守既定的规则,如果他想,他自己就可以是规则制定者本身。

荒川其实没有说这句话的资格,他更离经易道,随心所欲,外界盛传他喜怒无常,凭借一己之力气跑了几乎所有的合作者,近乎孤军奋战完成了项目。...

知乎体:你见过的最让你记忆深刻的校园爱情是什么

特别抱歉,很久没更文,沉迷阴阳师一阵,三次元又过的浑浑噩噩,五六个文档开了一百来字就写不下去了,摸一条小鱼,给我cp,给她的两千粉贺文1.0

世人谓我恋长安   一个低调的搬砖工

啊,一看这个题目,就感觉题主是来虐狗的。

校园嘛,青春荷尔蒙爆棚的地方,不来点凄寰绝艳的爱情故事怎么对得起人生十八二十来年。

然而我不想讲这样奔袭千里不死不休的故事。这样的事太多,也太浓烈,听完了,会让人觉得太累,仿佛生活就该是纠缠与放手,爱如藤缠树,至死方休。

讲一个特别清淡的,流云与清风,我偏对你独有情衷。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特别傻白甜,特别好骗,专业考古,听人说大学了应该多加社团学...

© 苏梨 | Powered by LOFTER